星岛环球网消息:据中评社台北12月22日电(记者 梁雅雯)“监察院”上午召开记者会表示,“国防部”在白色恐怖时期,国共处于对战状态时,破获鹿窟、晓基地、玉桂岭3基地,将中国共产党在台最后基地瓦解,但有135人遭不当裁判,虽获补偿新台币1亿1690万元,却受限于“国家安全法”第9条无法上诉,至今留下案底。“监委”高凤仙、杨美铃提案纠正“国防部”,并建请“行政院”修正“国家安全法”赋予上诉权利。  

鹿窟事件是1950年代白色恐怖逮捕行动中,株连人数最多的政治案件,导致当年台北县石碇乡的玉桂村完全清乡灭村,从此从地图上消失。事件发生于1952年12月29日,有36人死亡,400多人被捕。  

以下是“监察院”新闻稿全文: 

关于“监察院”调查‘鹿窟事件’期间,发现另有石碇玉桂岭地区及瑞芳地区受害者,究玉桂岭及瑞芳‘晓’基地是否为‘武装基地’?村民有无遭受不当逮捕、滥刑逼供及不当审判致冤死或冤狱?家属迄今是否获得平反、赔偿或补偿?有无提起再审、补偿及其他救济途径可能”一案,“监察院国防及情报委员会”于106年12月21日通过“监察委员”高凤仙、杨美铃之调查报告及对“国防部”纠正案。 

“监察委员”高凤仙、杨美铃表示,陈本江及陈通和于38年间奉蔡孝乾之命,建立鹿窟基地后,于39年间派员到玉桂岭发展组织。干部以加入共党可配土地、穷人翻身、持枪要胁、烧香宣誓保密等方式,哄骗胁迫村民参加农村自卫队、结拜组织共60余人,并以血亲连坐法集体宣誓加以控制。40年12月间因干部被打山猪猎队发现,通报刑警搜山,将全部干部撤返鹿窟基地,似乎已丧失战斗力。 

“监察委员”高凤仙、杨美铃指出,陈本江、陈通和于41年间派员至瑞芳地区发展晓基地,作为鹿窟、玉桂岭基地发生危险时之撤退基地,建立“台湾地下武装工作队”,10余位干部以共党新民主、工农翻身等说词诱骗村民,成为队员或结拜兄弟共20余人。干部陈述基地有手枪约有5支至6支、手榴弹约有20余枚、山猪刀12把、短刀6支至7支、共党文件书籍30件至40件、五星旗1面。晓基地虽被称为武装基地,但依干部陈述,武器不多,约有手枪6支、手榴弹20余枚、山猪刀12把、短刀7支,队员多未受军事训练,战斗力极低。 

“监察委员”高凤仙、杨美铃说,鹿窟基地于41年12月底遭破获前,陈本江、陈通和于该月初与多位干部撤退至晓基地,嗣于42年元月间、2月初离开晓基地。陈通和于42年2月20日在彰化花坛遭捕获,经蔡孝乾开导后,供出晓基地及玉桂岭基地。保密局、保安司令部及台北卫戍司令部派兵1,800余人自同年2月25日至27日封锁晓基地,捕获4名干部及21名队员;自42年3月25日至4月2日在玉桂岭地区进行搜捕,捕获队员17名,受理自首份子52名。指导员李上甲于42年3月间自首,最高领导人陈本江及重要干部陈银等于43年间自首,扮演穿针引线重要角色之陈春庆于44年7月被捕,中共在台最后基地均被澈底瓦解。 

“监察委员”高凤仙、杨美铃说明纠正“国防部”之理由为:保密局于42年间将在晓基地、玉桂岭基地之42名被捕获者(晓25名、玉桂岭17名)移送保安司令部后,均经该部起诉,13人判死刑,28人判有期徒刑,1人判决交付感化。“国防部”将中共在台最后基地瓦解以护卫台湾安全,固有其贡献,惟被判刑者多为村民,基地领导人陈本江、陈通和及陈春庆等重要干部均获自新,引发不公质疑。多位村民陈述,其遭保密局人员于调查时刑求,有人不堪刑求而昏倒,有人被打到脚踝破掉,严重侵害人权,保密局有明确违失。保安司令部对于被告所提出之遭受刑求、请求对质等主张,均未予审酌,仅凭被告之自白及共同被告之陈述而为有罪判决,其中詹姓、陈姓被告经“总统”批示进行复审后,保安司令部仅依共同被告陈述,将詹姓被告从感化改判有期徒刑10年后再改判12年,将陈姓被告从判决有期徒刑10年改判死刑、褫夺公权5年改判终身,财产没收。保安司令部因不当裁判而造成“国家”补偿被裁判者或其家属共新台币(下同)1亿1,690万元(晓基地5,990万元,玉桂岭基地5,700万元),核有严重违失。 

“监察委员”高凤仙、杨美铃表示,戒严法第10条明定受军事审判之非现役军人得于解严后依法上诉,“总统”却于解严前14日令公布“动员勘乱时期“国家安全法”,其第9条第2款规定受军事法院刑事裁判确定者,均不得向法院上诉或抗告。鹿窟、晓及玉桂岭3基地共135位被告受军事法院判决有罪确定(鹿窟93人,晓25人、玉桂岭17人),其中41人被判处死刑(鹿窟28人,晓9人、玉桂岭4人)。这些被告原本可依戒严法第10条规定经由上诉程序平反冤情,却因“国安法”第9条第2款规定而丧失上诉权利。纵使部分被告或其家属已获金钱补偿或回复名誉,但罪刑仍在,与法律上无罪并不相同。“司法院”释字第272号解释虽以戒严长达30余年,情况特殊、谋裁判安定及维持社会秩序为由,而认定“国安法”第9条第2款规定合宪,但此解释系作成于动员戡乱时期之80年1月18日,嗣后“总统”已于80年4月30日明令宣告终止动员戡乱时期,“司法院”嗣后亦作成释字第752号解释,认为:“未能提供至少一次上诉救济之机会,违反“宪法”第16条保障人民诉讼权之意旨”,则使被告丧失依戒严法可提起上诉,以查明真相与实现正义之权利,严重背离保障基本人权之普世价值,与近来各界频传应修改规定给予上诉机会之呼声。“行政院”应正视此问题,积极研议修正“国安法”第9条第2款规定,赋予被告依法上诉之权利,让遭受不当审判者得以平反,抚平伤口,达成转型正义保障基本人权之目的。 

“监察委员”高凤仙、杨美铃说,纠正案之详细内容如下: 

一、 保密局分别于42年6月26日及同年11月6日,将在晓基地、玉桂岭基地之42名被捕获者(晓25名、玉桂岭17名)移送保安司令部后,均经该部起诉裁判,13人判死刑,28人判有期徒刑,1人判决交付感化。“国防部”在国共处于对战状态时,破获晓基地及玉桂岭基地,将中共在台最后基地瓦解,消灭共党势力以护卫台湾安全,固有其贡献,惟被移送及判刑者多为村民,基地最高领导人陈本江、供出玉桂岭基地及晓基地之次高领导人陈通和、扮演穿针引线重要角色之陈春庆,均获自新,未移送侦审,并不公平。且多位村民陈述,其遭保密局人员于调查时刑求,以棍棒殴打,反手铐吊起来打,以尖锐物插五根手指,或用锄头柄蹍跪地之小腿,有人不堪刑求而昏倒,有人被打到脚踝破掉,因被刑求而为不符事实之陈述,严重侵害人权,保密局核有明确违失。 

二、 军事检察官及军事审判官在侦审中,对于被告所提出之遭受刑求、受调查人员称“承认便可获释”所误导、因不识字或未给阅而不知笔录记载内容、请求对质等主张,均未予审酌,多仅凭被告之自白及共同被告之陈述而为有罪判决,于法不合。其中詹姓、陈姓被告,经“总统”批示进行复审后,保安司令部漠视其2人之抗辩及对质请求,未详查案情,仅依共同被告陈述,将詹姓被告之裁定感化,改判有期徒刑10年后再改判12年,将陈姓被告之判决有期徒刑10年,改判死刑、褫夺公权5年改判终身,全部财产除酌留其家属必须之生活费外,均没收。保安司令部侵害被告人权,因不当裁判而造成“国家”补偿被裁判者或其家属,共1亿1,690万元(晓基地5,990万元,玉桂岭基地5,700万元),核有严重违失。

admin

手机应用

2017-12-23


星岛环球网消息:据中评社台北12月22日电(记者 梁雅雯)监察院上午召开记者会表示,国防部在白色恐怖时期,国共处于对战状态时,破获鹿窟、晓基地、玉桂岭3基地,将中国共产党